【姬梨】万物生长的季节

Ваня:

#注意事项#
#存粹是脑洞而已,由于设立故事时人物并没有代入小姐姐们,所以人物性格和大多数同人有偏差。本人没怎么写过这类东西(只会开脑洞),文笔什么的请见谅。OOC是一定存在的!毕竟我不是人物原作者,我又不知道原作者怎么设定的人物。#
以上接受,请下翻↓  
 






 


  人类因为拥有嗅觉所以有了各种气味;因有视觉所以世界有了颜色;因有触觉所以东西有了多种材质……那么,当人类再多出一种感觉,世界就会又多出一种事物。这也正是樱内梨子相信魔法存在的原因。   樱内梨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就一直相信着魔法的存在,只不过与大部分人所想象的不一样。所以当自己真的置身于魔法世界时,樱内梨子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冷静,但不是没有过丝毫的激动与惊讶。   很久之前,樱内梨子也是觉得自己是特别的,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觉得自己其实很普通。随波逐流般上学;有着自己所喜欢的绘画和钢琴;有时也会有一腔热血想让自己变成什么样子,不过是一时兴起;脑中总有着N多剧情,想象这些时不自觉就快走起来。像大多数人一样,不清楚自己以后想要做什么。到了魔法世界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    
 
  来到魔法世界已经几个月了,很多人多是在抱怨魔法世界的平淡无奇。对于有了对魔法世界一切皆有可能想象的樱内梨子,倒是觉得很符合自己所想。
“所以!梨子你有听我讲吗!”被某个银灰发色少女的抱怨拉回思绪。
“啊,抱歉。你刚刚在说什么?”樱内梨子饱含歉意的看向坐在桌子另一边的渡边曜。
渡边曜试图摆出说教的口气:“梨子对自己的事情稍微用点心啊!”说着把一张报名表放到桌子上推给她,“善子刚刚拿来的,她说这个导师一直都没有收门徒,学院以不能让这么优秀的导师没有继承为由,弄出个预备门徒选拔。”
  津岛善子吗…自称为夜羽的魔法天才少女,从小生长于这个世界。虽然不太记得究竟是怎么认识这帮人的,总之都是从认识渡边曜开始的,虽然她也和自己一样是“穿越”而来的。
  渡边曜看着樱内梨子对着报名表略有所思,似乎有兴趣,就兴致勃勃的解说:“也不是通过选拔就成为她的门徒了,要看期末成绩的。你知道有学院规定的门徒生的成绩,还有导师对自己门徒定义的成绩。说来也奇怪,这都第三届了,她居然依旧一个门徒也没有,听说大多数人都在半截就弃权了。”
  樱内梨子开始还有些跃跃欲试的,听到很多人原因不明的自动弃权时:“我还是算了吧,现在这样也挺好。”
大概是在原来的世界拼搏够了,樱内觉得现在在魔法世界平平静静的,也还不错。
“反正梨子也没有什么事,就当打发时间也好。”渡边后悔自己干嘛要做多余叙述。


  “打发时间吗……”樱内当然知道,渡边只是为了劝自己。想着临分开前渡边一次又一次强调门徒生好处的样子,樱内像是把今天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抛开的笑了。
  路过自己常去的甜品店,樱内正想进去看看期待已久的新品时,在甜品店广告牌旁的女子吸引了她的视线。
  红发女子的表情有些生冷,看着新品广告牌发呆的眼睛,让樱内感觉及其不符合形象。不过也只是疑惑的多看了几眼,红发女子似乎也并没有注意到樱内的视线。
  在屋内与老板交谈时,樱内不知怎么就突然想到门口那人,装作不经意的看向门口,人还在。
  老板注意到樱内的视线:“哦,那个人总是在门口望着不进来,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导师。”
  当樱内再次踏入回宿舍的道路时,没几步忍不住回头看看,红发导师还在。


“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导师。”预备门徒选拔那天,甜品店老板的话语突然出现在脑内,久久环绕。
应该不会那么巧的。樱内试图打散那句话,但越想消除就越是停留。
  报名选拔的人很少,其实不是在这个世界待了很久,或者自小就生长于这里的话,是不会知道这件事的。大约是道听途说了前两届人的事件,本来不算多的人弃权了将近三分之一,其中还包括一些只是见许多人弃权,跟风跑的。这也便于本是压线都危险的樱内,在层层选拔后成为了预备门徒。
  樱内第一次见那个死活都不愿收门徒,甚至让学校强制收门徒的导师时,坚信了魔法世界会秒收flag的设定。熟悉的红发、熟悉的生冷表情、还有记忆中模糊的紫色眼眸,瞬间在脑中变得清晰起来。
“我叫西木野真姬,”声音响起时,樱内只觉得西木野导师的声音真好听。“你们现在不是我的门徒。”是警告的语气,“你们想之前一样在学院上课就好,期末通过我的考核的人,就可以成为我的门徒了。没有事就可以走了,我不回答问题。”
  樱内觉得,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呆呆的。西木野导师的气场让她想起原来世界的一个人,一人让自己从喜欢到厌恶的人,不过都过去了。


  接下来的时间里,樱内几乎忘了自己是预备门徒的这件事。直到很多人受不了什么也不教,甚至连西木野导师的面都见不到而弃权后,樱内才想起来自己有预备门徒这一身份。在陆陆续续的人退出竞争时,一位叫黑泽露比的预备门徒,被小泉导师收为门徒的消息传开。弃权现象有所减少,转变为让其他导师欣赏自己的平台。但到最后,更多人还是弃权了,大约是想通黑泽露比那种特技情况出现的几率还是太小。
  樱内想着自己差不多也该去弃权的走向西木野导师的办公室,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许久未听见的熟悉声音:“这位同学,你这是属于贿赂行为。”冰冷的语气,似乎带着丝丝的轻佻,刻意的领悟让人心生畏惧。“你拿着东西离开吧。”再一次开口,只剩冷漠。
  樱内不知道为什么,当里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门口时,自己转身逃走了。更不清楚自己不仅跑出来,还跑出了学院,来到了甜品店。甜品店老板依旧热情的招待樱内。当询问她是不是还和往常一样时,樱内的脑中突然出现西木野导师一直看着新品广告的样子。“上次那个新品吧。”老板笑盈盈的回应她。
 
  樱内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,拎着新品蛋糕再次来到西木野的办公室门前时,不清楚自己的脑子究竟是清晰着,还是混乱着。
  敲门声有节奏的响起。在听到“请进”的应答后,轻巧的办公室门却像沉重的护城门一样缓缓打开,随后也缓缓关闭。
  西木野导师应该是在整理什么资料,有些随便的斜坐在办公椅上,椅子也是刚刚转过来。
  “我记得你是预备门徒。”西木野看了眼进来的人随意说着,“有什么事吗?”她想大概樱内和大多数预备门徒一样,是来弃权的吧。
  其实当西木野真姬看见来者是樱内梨子时,有一点惊讶的,但是这种感觉很快消散了。是啊,毕竟她和别人一样,只是报名参加这个可笑的预备门徒选拔而已。只是在第一面对预备门徒们时,那少见的酒红色长发比较扎眼,吸引了自己。也许只是因为同为红发,而产生的共鸣而已。
  感觉西木野导师好像是误会了自己的到来。樱内边想边将蛋糕放在办公桌上:“我是来‘贿赂’西木野导师的。”温和的笑容并不是能配上这近乎爆炸的发言。
  西木野被这直白的话惊道了,直看向向门口走的樱内。
  樱内梨子刚把手放在门把手上,突然想起什么停下了动作,转身用同种的微笑面对西木野:“西木野导师,我叫樱内梨子。”随后坦然的走出办公室,留下西木野真姬一人继续震惊。
  纳尼所累,一米哇嘎奶……西木野真姬表示,真不知道用什么吐槽樱内梨子的行为了,只好借助小时候被人吐槽无数的口头禅表达,然后又挑挑眉的看向樱内留下的袋子。

评论
热度 ( 9 )
  1. um_(:з」∠)_Ваня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um_(:з」∠)_ | Powered by LOFTER